尊敬的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和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大家早上好!中国民族博物馆在过去四年间通过艰苦努力,组建跨境民族文物征集小组,在餐风宿雪的艰辛工作中获取的泛北极圈东北亚通古斯民族的物质文化遗产,今天在这里,用这样一个展览的方式跟观众见面了。感谢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在我们两家博物馆之间构建起来的真诚的战略合作的基础上,你们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珍贵的展示平台!在此之前,驯鹿民族文化展已经经历过两次巡展,但是我感觉,这一次,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为我们提供的这一个场地,对我们提升这一个展览的表现力、升级它的视觉感染力,强化它的叙事表达力,提供给了一个很好的空间。为此,我要代表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同仁们,向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表达诚挚的谢意!谢谢您们!

中国民族博物馆从2013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年,并且还将继续开展下去的北方通古斯民族跨境文化遗产调查和征集工作,是建国以来我国文博系统涉及北方通古斯民族文化事像所开展的最完整、系统的调查和收藏工作。这一场迄今为止已历时四年、纵横数千里的文化追寻,既在空间意义上展开,也在文化反思的意义上展开——我们的研究人员,从境内的鄂伦春族、鄂温克族的故乡出发,一路向北,追随着埃文基人、那乃人、楚克奇人等等民族从南向北铺展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村庄,也在这个过程中思考和发现了这些民族的物质文化所包裹着的一个灵魂,那就是驯鹿文化。驯鹿文化是一种把北方通古斯民族跟大自然紧紧纽结在一起的文化,它蕴含着人跟自然之间结成一个生命共同体的深刻的生态哲学。但是,当我们在策划这个展览的时候,我们意识到这些包括国境以内以及国境以外的物质文化遗产,它们决不仅仅是一些精美的、有着极高美学意义和工艺价值的文物,它们实际上还隐含着一幅关于驯鹿民族近代以来的历史变迁图,这个变迁就是:随着现代化的推进,随着全球气候变暖,随着北半球的冻土带北移,东北亚驯鹿文化正在一步步地向北方退缩,呈现出一个正在衰减的历史趋势和印迹。所以,我们最后呈现出来的这一个展览,是一个通过追寻驯鹿文化所展现出来的东北亚古老生态文化的历史进退,来为正在推进的现代化、全球化提供一个关于生态和文化反思视角的展览。

今天,“驯鹿“们荣幸地来到了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大家低头可以看见,我们这个展场的地上,布满了驯鹿的脚印。我们希望这些脚印引领观众走向东北亚的广阔大地,走进人与自然相依相存的驯鹿文化世界,也走进一场关于全球化时代的自然、生态以及人类命运选择的文化反思中。

最后,我要再次感谢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希望我们的真诚合作能够不断地为双方带来思想的碰撞、业务的升华,以及更加广阔美好的未来!

我还要在此感谢各位光临展览的朋友们!欢迎你们!谢谢你们!

谢谢大家!

办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倒座庙1号院 2005   ©  中国民族博物馆     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