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获取日本、韩国民族/民俗类博物馆在工程建设、展陈、研究、收藏等领域上的先进理念与成功经验,以使中国民族博物馆在建馆过程中拥有可借鉴的国际范例,以顾群馆长为团长的中国民族博物馆一行5人于2015 年7 月27日至8 月3 日赴日本、韩国民族/民俗类博物馆进行交流访问。团组一行5人已顺利完成交流任务,现把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交流访问的基本情况

在为期8天的交流访问中,团组一行对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江户东京博物馆、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韩国济州国立博物馆、济州民俗博物馆、济州民俗自然史博物馆、国立民俗博物馆、国立中央博物馆、青瓦台舍廊坊博物馆、首尔历史博物馆、景福宫、庆熙大学中央博物馆共13个博物馆进行了交流访问。此行交流访问的对象为日韩两个国家各两个城市的博物馆,以点面结合、内外结合的方式进行。在日本东京展开了3家博物馆的交流访问,主要是从展览内容、展览方式、场馆建设这些外在的呈现来了解博物馆的基本情况,也有利于全面了解日本大和民族的历史和民俗。在日本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进行的交流访问,除了了解展览内容、展览方式、场馆建设这些方面,还从研究、收藏和开展国际合作这些内在的制度和方式方法进行了有针对性的交流。韩国济州岛有博物馆天国的称号,成百上千的博物馆星罗棋布,在这里与3家以民俗为主的博物馆进行了交流访问。首尔历史文化悠久,韩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博物馆主要建于此地,在这里则与9家以历史、民俗为主的博物馆进行了交流访问。

团组此行重点与日本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韩国庆熙大学中央博物馆进行了深度的业务交流和研讨,初步与日本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达成了开展常态合作关系的意向。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馆长西藤先生特别表达了加强合作的意愿,他认为博物馆没有合作就没有未来,并希望尽快草拟签订协议,以便今后共同发展。顾群馆长向对方介绍了中国民族博物馆的有关情况,同时就加强合作提出了互访、培训,展览组织,学术交流和项目合作等方式方法。最后,双方就馆际之间交流指定了联络人,以推进今后实质性的交流与合作。

二、日本、韩国民族/民俗类博物馆可吸收、借鉴的先进理念和成功经验

日本和韩国是亚洲地区博物馆事业较为发达的国家,特别是近30 年来, 雄厚的经济实力和良好的博物馆理论研究传统, 使这两个国家的博物馆无论是数量, 还是质量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东亚地区有许多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博物馆出自于这两个国家。因此,对考察团一行而言,在考察了这两个国家10余个博物馆之后,都深受启发也深感获益良多。团组将日韩博物馆的一些先进理念和成功经验进行了梳理和总结,可能不一定全面,希望能够对中国民族博物馆日后的工作有所裨益。

(一)从展示角度上看,深刻挖掘文物背后的社会背景和文化信息,运用多种展示手段合理呈现

此次日韩博物馆的交流访问之旅,参观陈列展览可以说是始终贯穿于日程当中。而对博物馆的印象、认识也是发自于所参观的陈列展览。因为陈列展览是博物馆最基本的职能之一,是博物馆开展社会教育、公共服务并实现社会职能的主要载体和手段。同时,陈列展览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博物馆的藏品收藏情况以及研究水平,因此陈列展览的质量、水平可作为衡量、评判一个博物馆综合实力的核心要素。

此次作为交流访问对象的博物馆, 如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韩国济州国立博物馆、国立民俗博物馆、首尔历史博物馆,已经和正在摒弃将文物藏品的保护和保存为核心内容的传统观念, 把更多的关注投向了“物”的社会背景和文化内涵, 不仅仅关心物理意义上“物”的本身及其在美学上的价值, 而且着意传达处于广泛联系之中“物”所负载的社会和文化信息。因此, 在我们看到的许多博物馆陈列中,可以发现博物馆为展品相关历史背景、专业知识介绍与展示的追求和尝试。为更有效地传达文物的文化信息及其社会价值, 陈列展览引入了多种展示手段, 如场景复原、模型、景观和数字化信息等, 这些辅助性展示手段的使用, 使陈列主题更突出、更系统, 更富有知识性、趣味性和参与性。这样,观众在参观过程中既获得了美学的体验, 也获得历史文化的陶冶。考察团一行此行参观以民族/民俗类为主题的展览,都有共同的感受,那就是只有深刻挖掘文物背后的社会背景和文化信息,才能办出特色、特点。

(二)在开展研究方面,高度重视,与其它业务紧密相连 

日本及韩国的博物馆对研究工作十分重视,将之视为博物馆事业的生命线。其表现在:一、研究人员的规模比较大。在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正式工作人员有103人,其中研究人员有60人,占全馆人员的 50%以上。依靠这些研究人员,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出了很多学术成果。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研究人员数量也比较多,一年出20多本学术成果。二、研究领域宽广、方式多样。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有机关研究、共同研究、文化资源研究、个别研究。在研究层次上, 既有宏观的通史性研究,也有微观的社区乃至村落的研究;既反映社会上层的历史,也反映市井街巷、平民百姓的历史;既有国内的研究展示内容,也有国际的研究展示内容。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则制定了综合的以及长期的研究规划。研究的方向和重点包括国内研究、国外研究、民俗大百科词典的编辑出版、国际交流等四个方面。三、资金投入比较多。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博物馆光在民俗大百科的编辑出版上就投入20亿韩元(相当于1000多万人民币),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在文化资源研究方面一年就投入1亿日元(相当于500多万人民币)。

日本和韩国博物馆研究工作更突出特点是科研与博物馆业务的紧密联系,特别是重视科研报告在展览中的指导作用。我们在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博物馆的展示中看到,一些展览还附上了研究人员的调查报告或者调查笔记。这些调查报告或者调查笔记就是组织展览时可靠的依据,也是翔实的第一手资料。我们感觉到,日本韩国很多的展览,哪怕是一个细微的地方如人物的神态、举止、所处的环境,都是根据研究报告所来,不是凭空捏造,肆意妄为。

(三)在数字化的应用与展示方面,基础扎实,鼓励创新

日韩两国的博物馆都十分重视博物馆的数字化应用与展示,在20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就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并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如在日本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设有最现代化的图像、音响自动输出装置,建有37个录像室、3个音响室;有供使用的录像带1715套,语音磁带30种,民族音乐磁带151种。这些基础工作后来成为重要的多媒体资源,为应用与展示以及展示手段的创新提供了必要条件。

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做的日本地理位置的数字沙盘,既有横向的,也有纵向的,还有倾斜的。在给观众带来直观感受的同时,多角度的观赏延缓了视觉疲劳。

韩国首尔历史博物馆的都市模型影像馆把首尔全境以1/1500的比例进行微缩。70余万座建筑和雕塑制作得惟妙惟肖,站在面前,仿佛置身首尔上空俯视首尔全景。长21.5米、宽14.5米的首尔全景微缩模型上灯光闪烁,演绎着首尔的白天与黑夜。汉江更是活灵活现,江水似乎真的动了起来,给人以强烈的真实感。

在创新方面,青瓦台舍廊坊博物馆的画面合成技术尤其让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参观者通过触碰式荧幕,可与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合影拍照,同时还可选择总统接见的不同背景,拍照完毕可传送到本人的电子邮件存储,作为留念。

(四)在收藏理念方面,无历史与民俗的轻重之分

作为民族学/民俗博物馆,它们的收藏理念是什么?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的同行热情引领我们参观了库房。在库房的不同区域,我们看到世界五大洲各民族的生产生活用具(各种材质的农具、有木业用具、服饰、餐饮食具等)、宗教礼仪用品、工艺品等。在这里我们还看到中国的羊皮筏子、鱼皮衣、独木舟、树皮衣等等。在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我们从展品上看到的是被褥、家具、文房四宝、宗教用品(树神)等等。

这些收藏都向我们表明,民族学/民俗博物馆不应该追求物品的材质,不以物品的历史长短为准绳,而是以是否承载、反映人类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为衡量标准。这些藏品在现在以及未来,都凝结着人类在某一段时期某种社会形态应对自然、群体、社会的方式。这对于筹建中的中国民族博物馆来说,无疑更坚定了对民族民俗实物收藏的道路与信心。

(五)在博物馆的工程建设方面,注重功能定位与先进工艺的结合

博物馆作为文化殿堂与记忆现场的集合体,首先要有场馆。在国内有些地区,博物馆场馆已经成为标志性建筑,成为城市文化的一景。就如同着装的款式、材质、颜色能反映穿戴者的身份、气质、品味一样,博物馆建筑也更能体现博物馆所承载的使命、历史和文化元素。此次交流访问所涉及到的日韩博物馆,大都是在20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建成,其设计理念与建筑风格的参考意义是有限的。尽管此次博物馆的工程建设不是重点,但我们从新建的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身上,还是可以看到设计理念和建筑风格的痕迹。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是世界六大博物馆之一,馆藏丰富,历史悠久。为了恢复景福宫的原貌,政府拆除了原为朝鲜总督府的国立中央博物馆旧馆,新博物馆在龙山建成。博物馆地下一层、地上六层,建筑设计新颖,以现代视角重新诠释了韩国传统的建筑风格,受到普遍好评。博物馆外部有瀑布和绿地,给人一种闹中取静的享受。另外,国立中央博物馆大厅中的采光中控系统十分先进,会根据光线的强弱自动调节角度,使博物馆内的采光能够保持既定的亮度,达到环保、节能、实用的目的。

三、体会与思考

此行日、韩博物馆的交流访问,团组一行有不少体会和思考。现扼要梳理出来,以便今后与大家共同研究探讨。

(一)交流访问激发了我们对中国民族博物馆功能定位的深入思考。

日本、韩国国立民族学/民俗博物馆,都在朝着建设一个收藏、展示面向人类文明的方向在努力。这种放眼世界的胸怀、眼光,使我们深感震撼。我国目前还没有一个收藏世界范围内人类文明的博物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早在2011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审查中国民族博物馆筹建方案时明确指出:未来的中国民族博物馆应当承担起世界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交流、展示的功能。李克强总理的指示,表明新一代国家领导人对于填补我国目前尚处于历史空白的一个文博领域的敏锐眼光。因此,中国民族博物馆应当有这个觉悟,在创建的初始阶段,就积极担当起面向世界文明的这个重任。

(二)交流访问强化了我们对于中国民族博物馆在培育和增强“四个认同”上的历史责任感

在此次交流访问日、韩的博物馆中, 无处不凸显出它们在继承着强化博物馆社会职能的优良办馆传统, 并且在捍卫本国和本民族文化特性的所做的不懈努力。在研究工作中, 致力挖掘本国传统文化的精华, 再通过陈列展览这种媒体深入浅出地传播给广大公众保护和传播本民族文化特性已经成为日本、韩国绝大多数博物馆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中国民族博物馆亦应承担起塑造中华民族认同的责任,向广大人民群众、各族人民宣传我们手心相连、患难与共,最终融于中华民族的事实。这不仅有利于维护祖国的统一,也有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三)交流访问进一步明确了中国民族博物馆今后开展国际交流合作的领域和重点

通过此次日韩博物馆的交流访问,我们对各个博物馆的专长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明确了今后切实开展合作交流的领域。日本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的研究专长,是我们着力学习的典范。我们深感到,短短的交流,不足以学习到其中的精髓,这有待今后进一步深入地学习。如研究对象、范围,管理机制,奖励机制等,都有待进一步学习。对于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和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我们应派出访问学者,深入研究其展览顶层设计、展览的管理等方面的内容。如前文介绍,博物馆数字化的展示向首尔历史博物馆派出专人学习,工程建设可向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学习取经。我们相信,通过这些实质性的交流学习,将会大大提升中国民族博物馆的业务水平以及相关工作。

(四)交流访问提升了中国民族博物馆在国际博物馆界的地位和影响力。

此行考察从开始到结束,馆领导及有关职能部门对每个交流访问环节都做了精心设计安排。准备期间就两次召开会议,对此行的目的,交流访问的内容作了深入的讨论研究,以确保交流访问取得实质性成果,赢得交流访问对象的欢迎和认可。基于充分的准备工作,此次交流访问全过程内容安排翔实、学习交流深入、全体团组成员工作态度认真、一丝不苟,收集了大量有用信息。交流访问对象对我们的访问高度重视,在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的交流访问中,馆长西藤先生和两位副馆长等8人与团组一行进行了共计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交流;在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在会见馆长千镇基之后,又与各业务部门进行了深度的交流,交流的时间和内容范畴大大超出计划安排。中国驻韩国大使馆获悉我馆团组一行到韩国国立民俗博物馆的交流访问后,派出使馆二等秘书、书记官等两位官员全程陪同交流访问,并积极促进我馆与韩方的合作。陪同交流访问结束后,使馆同志向我馆团组一行表示,我们的交流访问内容深入,具有很高的质量,希望我馆今后在中韩文化交流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总之,在日韩博物馆为期8天的交流访问,完成了既定的任务,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对我们筹建好中国民族博物馆、发展好中国民族博物馆的事业必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中国民族博物馆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四日


办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倒座庙1号院 2005   ©  中国民族博物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68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