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国际博物馆日主题为Hyperconnected museums: New approaches, new publics(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我们由此面对一个新名词:“超级连接”。

博物馆为什么连接?博物馆依靠什么连接?中国民族类博物馆又应当连接什么?

超级连接:走进历史中心地带的博物馆

文 郑茜

一、

当信息科技的前沿词汇Hyperconnected成为2018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词时,国际博物馆协会再一次彰显了它从未放弃过的一个强大理念:博物馆是人类社会最活跃的一种文化机构,它总是与世界最主流与最前沿的思潮紧密相连。

事实上,国际博物馆运动从来都有将自己置身于社会主流价值漩涡与浪潮中心的传统。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博物馆协会更加亦步亦趋于世界潮流的脉动,将每年的国际博物馆日主题变成博物馆追随时代步伐的计步器——2000年号召博物馆关注世界变迁的“社会和谐”,2001年致力于“社区建设”,2002年关注“全球化挑战”,2008年宣言“博物馆是社会发展变化的重要力量”……

2018年,我们迎来了一个“超级连接的博物馆”主题。而博物馆为什么连接?何为超级连接?

“连接”的主题应当是对如下全球化情景的一个强调:在当今高度互联的“网”状世界里,博物馆是一个具有超强链接能力的“结”、一个拥有高度粘合性与伸张能力的“点”;如果说,“网”依靠一个又一个的“结”与“点”织成,那么,只有当每一个“结”与“点”发挥出强有力的连接作用时,全球化的“网”才能被拉得更紧,这张网络也才因此获取不竭的动力与活力;而博物馆,就是当今网状格局的世界里一个充满强大资源粘合能力的连接点。

由此,“连接”这一主题表达出了博物馆对于自身在全球化世界中一个主动角色的承担,显示出博物馆在全球化变革时代里的一种文化自觉。

“超级连接”的主题则应当是对于博物馆传统连接功能的一次巨大拓展:博物馆曾经始终是人类用以连接历史与现实的重要场域——它既是一个安静似幽潭的文化圣殿,又是一个激烈喧哗的风暴中心,深沉的静谧与澎湃的激荡在此合一,历史遗产以各种方式在博物馆里同社会现实相纠缠,泛黄的档案与记忆得以积极参与进人类未来的建设。为此,将历史与现实相连接,是博物馆的传统命题与职能。但显然,2018年的“超级连接”主题却超越了历史上博物馆的固有连接疆域,显示出对于多种崭新领域与多元化连接途径的企图与尝试——

对于当代技术的采纳、融汇;

对于多种藏品阐释方式的包容、创新;

创造更多机会以涵纳不同文明、不同形态文化的碰撞与相遇;

聚合不同族群观众、不同场域和空间的交融与互通……

博物馆走进这样的“超级连接”中,也就走进了当今世界最敏感的部位;当然,博物馆走进这样的超级连接之中,也就是走进历史的中心地带。

二、

博物馆的连接能力,来源于其独特的文化秉赋:博物馆是一个拥有多重复杂资源的集合性空间;在不同时代、不同条件下,博物馆释放出相应的资源秉赋,使文化遗产参与进现实,让历史表征辐照于当下。

而“超级连接”对于民族类博物馆而言,则更加强烈地意味着连接起多样性文化,连接起差异性身份,连接起多层次认同,连接起区隔性空间。国际博协主席亚历桑德拉·库敏斯曾在2007年的中国宁波宣称:把博物馆人的多样性联结在一起是国际博协普遍奉行的“核心价值”。事实上,对于文化多样性的阐释、转译与传播,一直是1970年代以来国际新博物馆运动的中心议题。但2018年,“超级连接”的主题也许应当启发当今世界各国的民族学/人类学博物馆作出更加自觉和深刻的选择:如何以文化遗产为媒介,在全球化时代建立起引导跨文化对话的博物馆传播机制,以连接不同民族、不同利益主体、不同文化,使其达成相互间的沟通、理解与交融,从而消弭隔阂与冲突,创造和平与和谐?

事实上,只有主动担当起这样的连接角色,民族博物馆才能发挥出它在国民身份塑造、国家认同、文化认同方面的强大建构作用;也只有凭借这样的连接意识,民族博物馆才能占据社会生活的一个显著角色与位置,成为全球化时代最活跃的文化场域。

三、

作为国家级的民族博物馆,中国民族博物馆近年来的工作理念,高度契合了“超级连级”的主题——
出于对博物馆实现跨文化连接与传播重要性的理解,中国民族博物馆近年来策划制作了一批融汇多民族文化遗产价值与多样性历史文化记忆的主题文化展览,以期构建起各民族在自我认同、相互认同基础上的深刻的国家认同与牢固的中华民族认同。如2015年推出的《中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展》,展览深刻揭示出中国少数民族独特的体育价值观——与自然相协同,与社会相和谐,与身心相平衡的体育精神,以及这一种独特的体育传统对于奥林匹克体育精神的修正与补充价值。2018年春节期间在中华世纪坛推出的展览《传统@现代——民族服饰之旧裳新尚》,正是以一种“超级连接”的思维,用“传统”互联“现代”,用“现代”点击“传统”,策划出了一场在传统与时尚之间、在新与旧之间的文化遗产现代穿越,实现了人类精神文化的跨时空价值聚合。

出于对影像纪录作为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的深刻认识,中国民族博物馆近年来还实现了博物馆传统实物收藏与民族志影像收藏的连接。从2012年起,中国民族博物馆启动了对中国各民族历史文化遗存影像记录的征集与保护工作,并通过举办“中国民族志纪录片学术双年展”和“中国民族影像志摄影双年展”两大顶级赛事展,构筑起博物馆安放各民族历史文化记忆的新载体和新空间。

出于对拓展新传播对象与新展览场域的重视,近年来中国民族博物馆还构建了一个将触角伸延至大学校园、直接抵达青年学子的展览网络,以“链接年轻”的姿态开拓民族高校展览之路。虽然博物馆进校园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让年轻人呼朋唤友,“玩着、看着、享受着”的互动式展览却是一种策展思路的创新。2017年中国民族博物馆策划制作的《古典爱情——中国少数民族爱情文化展》在北方民族大学推出,这个展览让大学生们“嗨”了起来,他们在场地里开演唱会,开派对,使展览里呈现的古老爱情场景与当代青年的爱情抒发在同一场域里交相辉映。2017年中国民族博物馆策划制作的《物影下的台湾少数民族》在中央民族干部学院展出。这个以台湾少数民族物质文化遗产为媒介,搭建出了一个独特的教学空间,为民族工作干部打开一扇了解台湾少数民族的小小窗口。

在全球化时代,做一个充满活力与拉力的连接点,在延伸的连接中创造新价值,这就是中国民族博物馆的“超级连接”。


办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倒座庙1号院 2005   ©  中国民族博物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6801号-1